• <option id="jppmx"></option>

      1. <acronym id="jppmx"></acronym>
          1. <blockquote id="jppmx"><ruby id="jppmx"></ruby></blockquote>
          2. <mark id="jppmx"><ruby id="jppmx"><option id="jppmx"></option></ruby></mark>
            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歡迎來到少年時代

            作者:未知


              2018年8月24日,TFBOYS出道5周年演唱會。下午,工人體育館外排起幾十米的隊伍,排隊者絕大多數是年輕女孩。出租車司機都勸乘客繞行,但路上還是擠得水泄不通。三里屯外的人行道上,忽然堆起了成山的共享單車。
              晚上7點,工人體育?^成了紅、藍、綠三色的海洋,女孩們流著淚,嘶喊著偶像的名字。而臺上的3個男孩,最大的不過19歲。
              張碧雪早早就買了3000多元的內場票,在現場哭得淚眼婆娑。她手機里記錄著喜歡易烊千璽的日子,如今已經1000天了。3年前,她在綜藝《全員加速中》看到了易烊千璽,當時就覺得這個小孩不一樣。“覺得他特別努力,節目中被多少獵人追捕都不放棄,又看了兩周年他的solo舞蹈,覺得挺帥的,就粉上了。”張碧雪說。
              回想那會兒,她還有些懷念,當時覺得易烊千璽很“爺們兒”,但現在看那時完全是個小孩的模樣。這3年,她會像擔心自己弟弟一樣為他操心,擔心他不愛說話綜藝感不好,擔心他沒有自信,擔心他唱歌跟不上,每次打榜為了和其他明星的粉絲PK,她都會費盡心思去刷榜。直到今年,她的心態才稍微放松一些。
              “他參加了《這!就是街舞》,其實同期有兩檔節目,我們覺得他該接愛奇藝的,但后來發現無論是口碑還是收視率都是他選的這個好,這才發現千璽是有自己的判斷的,而且能作正確的決定,我們不能像管弟弟一樣管他了。”她有些感慨地說。
              以TFBOYS 2013年出道為起點,新一代偶像身上有著與此前的偶像們不一樣的特征。顯而易見的,他們出道時更年輕,TFBOYS中最大的王俊凱當時不過14歲。不僅如此,這一年之后,如劉昊然、白敬亭、吳磊、曾舜??、侯明昊這樣的90后、95后藝人也都開始活躍在了公眾視野中。這些新人身上共同的特征是他們的“少年感”:妝容清淡,笑容陽光開朗,沒有任何攻擊性,甚至,更加的“無性別”。
              “所謂少年感,其實就是干凈的氣質,有這種氣質的年輕人并不多見。”媒體集團栩栩華生的創始人馮楚軒告訴《第一財經周刊》。他引進了美國雜志《Nylon》的中文版,并將主要消費者定位在大學社團和在校年輕人。
              我們進入了一個更崇尚年輕文化的時代。“過去覺得年紀越大的越好,或者年齡越大越成熟、越是先進的這種文化概念,如今變化了。如今會認為年輕人沒那么成熟、睿智,但是他們更有創造力,能夠帶來文化的改變。”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社會學系副教授沈奕斐對《第一財經周刊》表示。
              事實上,美少年崇拜并不是從最近開始的。在歐美,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早年飾演了很多美少年角色,他所飾演的少年陽光、青春,讓人想到“美好”。但他仍注意向公眾展示自己的男性氣質,偶爾,你能看到他或叼著香煙或裸露肌肉的照片。
              但新的變化是,男性就要陽剛、充滿男子氣概的刻板印象已越來越不是社會共識。如在《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里扮演氣質柔弱、眼神憂郁的男主角的提莫西?查拉梅,1995年出生的他成了近期最炙手可熱的新人之一。
              他的熱門或許得益于這兩年LGBT(性少數群體的簡稱)族群的發展。LGBT電影《卡羅爾》《愛你,西蒙》《丹麥女孩》等都在近3年上映,而《月光男孩》成了第一部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的LGBT主題的電影,它講述了一個黑人同性戀男孩的成長故事。獨立電影界最有名的圣丹斯電影節從前展映的大部分是異性戀電影,但2017年的非競賽類大熱門就是講述男孩和男人相戀的《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這也許是當代社會審美的多元化趨勢,“這些沒有攻擊性的少年藝人的流行,和當下中國社會的性別角色分工有關。這種性別規范強調男性和女性的區別,男性必須陽剛,女性必須柔媚。在這個男女二元對立的體系里,少年占據了一種模糊的中間位置,不是成年男子那樣具有攻擊性的、孔武有力的形象,也不是嬌弱順從的女性形象,而是既有男性的帥氣和活力,也有女性的純凈和親和力。”廈門大學中文系長期研究粉絲文化的助理教授楊玲告訴《第一財經周刊》。
              在中國,“男孩”偶像在市場上其實一直是缺位的。從2004年選秀以來,“偶像”(idol)這個詞才被人們廣泛使用,但那時即使是選秀出道的素人,也更多是在線下渠道發聲。這與TFBOYS不同,他們是網絡時代的產物,有了嗶哩嗶哩、微博,他們能更大程度呼應年輕消費者的需求,而粉絲們也能夠最大可能地參與到“養成”的過程中。
              “養成”讓粉絲更多參與決定自己所喜歡偶像的形象。這些消費者中,更具消費力的公司人和“阿姨”粉群體是經紀公司沒有預料到的。最初,TFBOYS的經紀團隊根本沒有想到會吸引到成年人粉絲,調研后才發現“養成”心理的巨大力量。“粉絲參與到其中,其實是實現自己的心愿。比如年少時沒能成為藝人,但現在有孩子幫我做了。他們會提意見,雖然公司不一定聽,但看到藝人進步,就會覺得藝人是隨著他們的心愿潛移默化成長,他們很在意過程中參與的成就感。”原際畫CEO、發掘了TFBOYS的黃銳告訴《第一財經周刊》。
              粉絲們并不在意他們“毛糙”的一面,反而要保護這些少年的單純,“我就是母愛泛濫。現在是當寶寶,覺得他們很小,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和可能性,好的不好的也能理解。”易烊千璽的粉絲Vivian說。 >> 選秀節目《明日之子》第二季選手蔡維澤,不同于大多數少年偶像“溫暖”的性格,冷酷的外表、內斂的性格他成為吸引粉絲的原因。
              這種跨越性別藩籬的少年感帶給粉絲僭越規范的快感和心靈的撫慰。在楊玲看來,這是社會規范的壓力和生活的艱難造成的。“人們希望能夠從一些比較溫柔、溫和、溫暖又沒有攻擊性的形象中,獲得心靈的愉悅和撫慰。其實少年某種程度上發揮的功能和如今流行的非常可愛、軟萌的小貓小狗是一樣的,粉絲對他們產生溫情,想要守護、寵溺他們。在這種偶像和粉絲的關系里,粉絲占據著主導權,他們是主動去愛的一方,這種愛的施與,也能為粉絲帶來滿足感。”
              他們也有經濟實力這樣做。學者鮑震培在文章中稱自己發現一個有趣現象,當她調查人們何時追星時,回答任意年齡的人達到了50%。根據百度指數結果,TFBOYS的百度搜索活躍度有超過6成為30至39歲年齡段。成人粉絲的行為比青少年更為持久和執著,“更具有粉絲經濟的資本”。
              張碧雪去年專門趕去南京參加了TFBOYS 4周年的演唱會。易烊千璽代言的所有東西她都會下單,有時還會買幾份送給同事和朋友。最昂貴的是奢侈品品牌Bottega Veneta的包,價格是9000多元。“我平時工作忙,應援沒時間去,所以就買東西支持他。”
              當代的女性們經濟獨立,她們逐漸從過去被保護的角色變成了有能力的支持者。楊玲觀察到如今粉絲圈中多出了“逆蘇粉”,就是“逆轉瑪麗蘇”的意思,女粉絲們成為主導者,而男明星成了需要被保護的“女性角色”。當然,“逆蘇粉”還是非主流人群,是最近幾年才有的新現象。
              少年們的崛起,代表了如今女性消費者的獨立和更多的選擇,也代表了更多元的審美消費。盡管本質上來說,這些族群是否獲得了相應的社會權利,或是僅僅加入了消費的狂歡,仍然需要更長時間的觀察。當下可以討論的是,在這樣的市場渴求下,偶像產業是如何回應這種需求的? #少年養成計劃#
              少年是未經雕琢的半成品,養成模式形成的粉絲黏性可能會長達數十年,這種模式也是東亞偶像產業的特色。日本知名偶像組合嵐、SMAP都活躍了10年以上,很多粉絲從他們十多歲還是青澀男孩出道時一直陪伴,并且持續大把砸錢。今年上半年,出道已經19年的嵐,其“音樂作品”(包括CD、DVD等)總銷售金額仍然是壓倒性位居第一,達到了43億日元(約合2.6億元人民幣),幾乎是第二名的兩倍。
              嵐的締造者,日本杰尼斯事務所走的一直就是養成路線。社長強尼?喜多川會親自挑選每年的Jr(Johnny’s Junior,杰尼斯練習生),也就是練習生。而他的標準是:“形象上的清潔感,爽快開朗的性格,與淚和汗水都相配的笑 顏。”
              藝人們在Jr期間就會不斷上綜藝節目、拍攝日劇,前輩們開演唱會、拍攝MV時也會帶他們露臉。一般來說,Jr需要四五年才能出道,瀧澤秀明用了7年,但是在此之前,他已經出演了兩部日劇,其中《魔女的?l件》是當年收視率之最。“養成系就是從白紙到五彩斑斕畫作的過程,粉絲就是作畫者。”黃銳說。
              和日本不同的是,韓國的藝人很多也在20歲前出道,但他們在當練習生期間,都是封閉式訓練,不會對外曝光,并沒有“養成”一說。經紀公司推出的都是形象和唱功已經打磨得滴水不漏的“成品”。所以韓國的藝人即使年級輕輕,但無論妝容還是行為舉止,都非常成熟和老練。
              在韓國,KBS、SBS、MBC三大電視臺都有自己的打歌節目,SM、JYP、YG三大經濟公司都和這些電視臺有深厚的聯系,組合在打歌節目上有渠道本來流量也有持續曝光。黑金經紀BG Talent的創始人兼董事長聶心遠介紹,龍頭公司SM Entertainment 2015年銷售收入高達3000億韓元(約合18.37億元人民幣),其中演出及唱片收入是主要來源,合計貢獻58%。
              而在中國,經紀公司們曾一度模仿韓團成品化的締造模式,但國內并沒有有影響力的打歌節目,加上當時綜藝節目匱乏,男團們除了演唱會和零散的音樂節目,很難找到獲取持續流量的渠道,“韓國模式”難以在中國產生爆款。
              黃銳則看到養成系的巨大商業價值。他模仿的是杰尼斯路線,在國內扎堆學韓國模式時做出了差異化,而TFBOYS現象級的爆紅也證明了他當初的判斷。
              黃銳最早接觸到養成系偶像,是高中選秀正火熱時,偶然在女同學那里看到杰尼斯組合KAT-TUN的視頻,他關注到了KAT-TUN背后的伴舞Jr。“杰尼斯的男團都是從做伴舞起來的,這是另一種造星模式,我們學歐美選秀能成功,像日本那樣從小培養是不是同樣能成功?”黃銳告訴《第一財經周刊》。
              大學還沒畢業,黃銳寫的策劃案就被后來成立時代峰峻公司的老板看中,后者將他招入麾下。當時這家公司名不見經傳,選拔練習生的過程也很粗糙:派人到重慶各個小學的藝術班走訪。至于標準,“因為是找練習生,對唱歌和舞蹈要求不高,但把人扔到一堆素人里面,能夠一眼看到。”
              他們的訓練課程和杰尼斯類似,包括跳舞和唱歌的培訓,但在訓練期后,最初在重慶選出的一批練習生只有王俊凱留了下來,之后第二期練習生王源加入,二人組成組合。   2013年,易烊千璽加入后,TFBOYS正式出道。那時,團綜的播放量從1萬漲到了100萬,但還只是在小圈子里有些名氣,他們的微博也就二十多萬粉絲。到2014年年初,TFBOYS發布單曲《魔法城堡》,拿下了音悅臺V榜中國內地最具人氣歌手獎和音悅直播人氣歌手,年中,《青春修煉手冊》MV發布,成為音悅臺V榜內地音樂榜的冠軍。這是一個爆發的窗口,TFBOYS“出圈”走向大眾視野。
              “為什么能得獎,就是核心粉絲幫我們打榜。核心粉絲就是那些出什么都會買,愿意花錢的粉絲。我們核心粉絲也就一兩萬人,但是把國內一線藝人拿來看,特別一線的核心粉絲也就幾萬。”黃銳回憶當時的成功。此后TFBOYS一路高歌猛進,甚至連黃銳都覺得超出想象。
              養成系少年最關鍵的就是把握好公司打磨的程度。太過于散漫,小孩們很容易做出不討喜的舉動,但過于老練又違背了初衷。“粉絲的容錯率很高,反而愿意看到小孩唱歌跳舞有點弱,他們需要一個進步的過程。粉絲會期待藝人暴露出缺點,這樣他們才能提出意見,太完美其實會降低養成系的期待度。”黃銳說。 >>《這!就是街舞》給了易烊千璽一個面向公眾的渠道,這個曾經的小孩在這個節目中成功塑造了內斂不失天真的少年形象。
              正是因為姐姐和阿姨們的保護和砸錢,《CBNData明星商業價值洞察:TFBOYS》顯示,2016年,TFBOYS的商業價值高達19.7億 元。
              TFBOYS踩中了國產男團青黃不接的時間點,借由當時B站的興起圈粉,又通過社交平臺放大了聲量,每一步都踩在了紅利上。
              如果說TFBOYS是杰尼斯模式的一次試水,他們從一開始就定位于少年,那么劉昊然等電影電視“少年”偶像的誕生,則是由他們的第一個角色塑造的。
              這一代的年輕藝人能夠興起,和互聯網的發展不無關系。在傳統電視時期,拍攝電視劇的都是科班出身的演員。藝人出道時,傳統的方法是拿著劇本去跑組,最后獲得角色。但各大視頻平臺紛紛開始做原創劇,在演員的選擇上,它們的要求沒有傳統電視劇嚴苛,這讓沒有表演經驗的年輕藝人有了發揮的機會。
              經紀公司壹心?壹加壹在一年培訓課程結束后,將為選出的8位新人量身定制影視及綜藝,這些新人的出道處女作也將在各大網絡平臺播出。
              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上映后,中國掀起了校園青春電影和電視劇的潮流,為此類素人演員提供了市場機遇。這些角色性價比較高,由于是校園故事,更多要求演員本色出演,所以并不需要科班出身,加上角色通常討喜,很容易積累路人緣。
              白敬亭2014年出演處女作時,還在首都師范大學的錄音系讀書。他飾演的男二號喬燃以溫暖、守護型的形象,吸引了不少人氣。經紀人蘇瑋明和他合作后,又幫他接下了湖南衛視的周播劇《旋風少女》,角色喻初原和喬燃有些相似,也是暖男人設。
              “對于我們來說,選擇一個項目最重要的標準就是要適合小白。小白屬于悟性比較強的演員,他對角色的理解是很有靈動性的。但畢竟入行時間還很短,在前兩年有限的機會中,我們也是選擇了比較適合他,且可以駕輕就熟一些的角色。”蘇瑋明告訴《第一財經周刊》。
              到了接電視劇《夏至未至》的時候,白敬亭已經演了3次學生。其實白敬亭當時已經很不想再演青春偶像劇了。但《夏至未至》時間跨度大,男二號陸之昂從學校進入了職場。蘇瑋明把《夏至未至》看成一個轉折點。“《夏至未至》中,陸之昂這個角色有一條關于他自身成長的人物線,劇中的年齡和時間跨度也是從校園到社會,很符合他當時的狀態和經歷;而且角色本身就具有人物狀態的過渡性,可能這對他之后的職場角色處理會有一些幫助。”而此時的白敬亭,身上已經有了“少年”“暖男”的標簽。
              實際上,影視中誕生的“少年”更多是不同類別但同年齡段的男孩形象。因為出演校園青春網絡劇《你好,舊時光》中的“小太陽”林楊而出名的張新成,他的下一個作品是部古裝劇,扮演一個古靈精怪的男孩,性格和林楊完全不同。“少年只是年齡階段,不僅僅出現在校園中。我們會在少年這個年齡段給他不同資源,如果每個角色把握住,能有疊加效果。”張新成的經紀人王晶晶告訴《第一財經周刊》。
              很多時候,經紀公司都在不斷作選擇,鞏固藝人的形象。黑金經紀旗下藝人侯明昊喜歡運動,所以公司當時給他“超能少年”的階段性定位,并幫他爭取到優酷網絡劇《寒武紀》男一號撿子的角色。“首先,這里面有很多打戲,可以體現侯明昊陽剛的一面。其次,撿子有雙重身份,侯明昊本身反差也很大。再有,這個角色的身份決定了他有比較神秘的一面,也有談戀愛的一面,這種人物是比較受網友喜歡的。”黑金經紀BG Talent創始人兼董事長聶心遠說。
              侯明昊以劇作出道,但通過作品塑造鮮明的個人形象需要精耕細作,在更新換代如此迅速的當下,表達更自由和個性化的綜藝能很快立起討喜的人設。
              如今已經和上一代演員身處的時代不一樣了,“從前的演員和明星是有所區別的,演員更注重演技,對商業的挖掘較少。但現在市場對演員和明星逐漸減少了區分,這就要求新人不光要注重自己的藝能,更要注重自己的職業素質。”壹加壹經紀公司創始人李?f告訴《第一財經周刊》。
              白敬亭在出演了第一部青春偶像劇之后,很堅決地上了綜藝《跟著貝爾去冒險》,在節目里面又是吃蚯蚓,又是鉆泥水。蘇瑋明最初并不同意他參加這個節目,覺得危險性太高,而且容易吃力不討好。但白敬亭非常堅決地想要扭轉自己“高中生”的形象,讓粉絲看到自己作為“成年人”的一面。
              但在參加《跟著貝爾去冒險》時,白敬亭剛剛出道沒多久,沒有經過系統的綜藝培訓,很多觀眾當時還是會覺得白敬亭“沒有綜藝感”。白敬亭更多是靠自己觀看韓國綜藝總結,再根據自己的性格尋找“包袱點”。   芒果TV的綜藝節目《明星大偵探》為他吸了不少粉。在蘇瑋明看來,這檔節目每一期有不同的主題,白敬亭會有扮演不同角色的體驗,這對于他的表演有幫助和提升。
              從前幾期能看出白敬亭還比較沉默寡言,但后期熟悉環境之后,會明顯看到他狀態更為放松,這個節目也為他貼上了“注孤生”和“高智商”的標簽。
              有了一定粉絲基礎的白敬亭,選擇再去參加綜藝,增加自己的人氣。而對于還未有作品積累的新人,綜藝是很好的敲門磚。
              但年輕藝人的問題在于,他們沒收視號召力,很少有新人在沒有作品的時候就參加長期戶外跟拍的綜藝,更多參加的是單期節目錄制,“綜藝類節目一般會找成熟藝人,成熟藝人首先有更高的認知度,其次有長時間作品的露出,觀眾積累了對藝人本身的好奇程度,他們更愿意發現綜藝里他們很接地氣的、不同于作品中塑造的角色的一面,這是個解密的過程。”李穎說。
              曾舜??最初是fresh極客少年團的一員,單飛后公司給他制定的方向是演員,但在接戲前,他參加了綜藝節目《天天向上》,之后在《花樣姐姐第二季》當“挑夫”。
              “我認為綜藝必須要符合藝人本身的性格和定位,曾舜??本身的性格很容易和大家玩在一起,平時又喜歡美食和旅行,這樣的年輕人就非常適合《天天向上》和《花樣姐姐》。”聶心遠告訴《第一財經周刊》。
              《天天向上》算是試水,3個月中鍛煉了曾舜??和明星打交道的能力。之后他又參加了《花樣姐姐》。但對于這些十七八歲的少年來說,他們沒法完全做到游刃有余,所以一般在這類綜藝節目中都是一個輔助角色。
              曾舜??出場時,就穿著印著“大眼仔”3個字的衣服出鏡,宋丹丹會很順口地叫他“大眼仔”,聽著更像無公害的可愛小男孩。
              《花樣姐姐》中,曾舜??表現勤快、會照顧人,這樣的形象為他吸了不少粉。在此之前,《花樣姐姐》并沒有新人加入。找來曾舜??這樣的小男孩當挑夫,讓整個節目也有了更多的新鮮感。
              少年們找到了綜藝這個渠道來呈現成長過程。“團綜”這種模式算是杰尼斯開創的。除了日劇,杰尼斯有為旗下男團定制的“團綜”,經常在日本“霸屏”,一期節目可能有幾個組合輪番上陣。有名的男團還會和電視臺合作做主持人,例如SMAP主持的《SMAP×SMAP》就播出了18年。
              TFBOYS早期主要的曝光渠道就是時代峰峻公司自己的綜藝節目《TF少年GO》,當時在音悅臺V榜評選中,《青春修煉手冊》之所以能夠壓過韓國組合SJ-M拿下冠軍,靠的就是這個“團綜”積累下的核心粉絲斥重金打榜。“2014年的時候,我們粉絲真是擰成一股繩的,所以能爆紅。”張碧雪說。
              “傳統經紀公司就是靠B端比如電視臺曝光,然后讓藝人知名度提升。我們是內容加經紀公司,是依靠自己的IP把藝人往前帶,我們重心在創作上,自己做內容研發。”黃銳說。
              《TF少年GO》實際上也是訓練這些男孩綜藝感的過程。最初他們完全不知道應該怎樣表現,有的還會有一些不合時宜的舉動,比如時常會搶話,或者冒失地“懟人”。但是經歷了一次次錄制一次次回放和總結后,他們變得能自如應對。這也是TFBOYS參加綜藝效果都還不錯的重要原因。
              如今綜藝的多樣化也讓人們的審美更加多元。如音樂選秀節目《明日之子》讓一批有別于傳統意義上懂事和可愛的少年如蔡維澤、田?D等進入了大眾視野。他們二人性格內斂,不愛說話,傳統的綜藝一般不會選擇這樣性格的選手。《明日之子》看重的正是選手身上與眾不同的特質和態度。“idol和icon是不一樣的。idol是更趨于流行的偶像,icon是趨向更有態度和精神的偶像,更能引領未來。”《明日之子》總導演黃潔說。。
              易烊千璽實際上走的同樣是“icon”路線。“一個男孩不愛說話,很多事情不愛表達,其實會覺得很深沉,挺帥的。”易烊千璽的粉絲Vivian說。
              她是因為《這!就是街舞》喜歡上易烊千璽。在節目中,易烊千璽走的是“內斂”路線。但在Vivian看來,這就是經紀團隊包裝成功的地方,這樣突出了易烊千璽的有禮貌和尊重前輩。“說話不多,反而每次能說到點上,而且會讓大家很期待他說話。反正是小孩,沒必要表現得太圓滑。”
              在黃潔看來,傳統偶像更偏向于外在。但如今和未來,只是長相好,“沒有態度和實力的支撐,是不行的”。
              當然,如今走演員路線的藝人都會刻意減少參加綜藝的次數。接下來,白敬亭除了《明星大偵探》暫時沒有參加其他綜藝的計劃了。蘇瑋明認為,頻繁參加綜藝會過度曝光演員在生活中的一面,這固然是吸粉的快捷途徑,但對演員來說卻是種“過度消耗”。對于觀眾來說,演員頻繁的露出不僅會失去神秘感,還會形成一種無形的“人物定位”,對其之后的角色演繹也會造成一定的困擾。 #摸索期的經紀模式#
              在工體演唱會上,TFBOYS表演前也有公司的新晉練習生上臺露面,但是Vivian“全程冷漠臉”。多位采訪對象都表示:TFBOYS的成功是不可復制的。
              在《偶像?習生》《創造101》等綜藝之前,韓國練習生模式在中國缺乏產業鏈條中最重要的持續曝光的環節。要學杰尼斯那樣做養成,國內又沒有一家公司做到它那樣的壟斷地位,成為一個帝國。一般來說,日劇如果想請杰尼斯的藝人出演,主題曲的演唱通常也由藝人所在的組合承包。杰尼斯有自己的傳播公司、唱片公司、演唱會事務所,還有雜志。加上杰尼斯管控藝人嚴格,所有藝人都沒有社交賬號,想看藝人的表演或者留言,只能每年繳納4500日元(約合276元人民幣),加入Fan Club―單單是嵐的Fan Club會員數就已經突破200萬。   但在國內,在沒有不可替代性時,經紀公司還在摸索造星的路徑。無一例外的是,它們都在尋找越來越年輕的藝人。
              在黃潔看來,如今的95后00后是消費的未來,他們年齡不大,但因為成長的環境比較好,互聯網發展很快,在成長過程中,眼界更寬,大部分家庭的經濟環境也不錯,所以他們更敢于消費,也更享受消費帶來的精神和物質上的收獲。“現在80后都步入中年了,1990年的也已經28歲,都不是正值年輕了,95后、00后的年輕人已經是主力軍了。”黃潔說。
              這個群體的眼光挑剔,對于藝人的要求也更高,這讓經紀公司越來越走向標準化。TFBOYS剛剛出道時,沒有星探發掘,上課內容也只有唱歌和舞蹈。但如今黃銳做新的男團“易安音樂社”,除了大課,還會開設職業規劃一類的個性化課程,讓孩子們找到自己未來主攻的方向。
              素人成為藝人前往往對于藝人究竟是種什么職業并沒有概念。李穎創始的壹心?壹加壹公司主要培養的是素人,他們根據行業和市場為新人開設職業類的課程,例如職業認知課、心理建設課……在藝能專業課程的培訓以外增強新人的職業素質。
              越來越多的經紀公司開始強調“產品化”,在聶心遠看來,藝人本質上就是公司研發、培訓、包裝、推出的“產品”。“藝人有自己的品牌定位、目標市場、運營策略,以及運營團隊等。說白了,所謂IP就是產品,所謂打造就是研發與運營”。他從2007年開始就把自己看成一個產品經理而非經紀人,用產品研發與運營思維去做藝人。聶心遠尤其重視數據和產品定位,推崇小米做產品的方法論。
              曾舜??和侯明昊最初從fresh極客少年團中單飛,聶心遠看的就是數據表現。這個團隊采取的是淘汰制,能夠挑出有市場潛力的苗子。在他看來,男團對于比較年輕的藝人是一個合適的跳板,但要長期發展,最終一定會轉向個人單飛。
              極客少年團考核KPI包括合作方、互聯網數據的表現、漲粉情況,內部還有課程反饋。最后,曾舜??和侯明昊在fresh極客少年團期間數據表現最好,才有了單獨發展的機會。
              而在產品“升級”上,聶心遠也有很明確的規劃,“考慮個人品牌和閱歷的成長性”。包括前期讓曾舜??先在《天天向上》歷練,之后再參加更長期的《花樣姐姐》。侯明昊則是在通過演戲積累粉絲后,再陸續參加《幻樂之城》這樣投入較大的綜藝節目。
              但要保持持續曝光,如今來看,沒有打歌節目供血,經紀公司又無法自己制作高投入節目,國內的少年偶像更多還是依靠電影或電視劇作品輔以綜藝的方式保持新鮮度。
              聶心遠認為傳統經紀模式―前期幾乎不做投入,藝人憑運氣一部戲或者一首歌突然火了,隨之成了大藝人―的時代過去了,現在的藝人和經紀人太多了,大家很難再靠“概率”去撞大運。“最明顯的區別就是經紀團隊必須深入到‘產品’的早期研發階段,這對經紀團隊的專業技能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是所謂的‘保姆式經紀’向‘職業經理人’的晉升。”聶心遠說。
              對于少年藝人來說,最艱難的是如何在年齡漸長之后,找到轉型的方向。
              標志著少年長大的,是進入大學的時刻。“國內十八九歲的時候就是要轉型了,進入大學就要有方向,大學畢業時就要有自己的規劃。”黃銳說。這需要一個契機,無論是一組硬照,還是一個和從前完全不同的角色。
              栩栩華生旗下的文化型時尚雜志《T Magazine China》第30期封面人物選擇了易烊千璽。在最開始確定拍攝時,《T Magazine China》的造型總監和時裝總監都不了解他,“易烊千璽那個時候在3個人中是藏在后面的。”馮楚軒回憶。“之前大家把他當小朋友,我們把他當成年人拍。”
              這次拍攝中,易烊千璽的人設有了很重要的轉變。此前的易烊千璽留著劉海,笑容稚嫩,服裝也多是走簡單可愛的校園學生打扮。《T Magazine China》中文版封面上的易烊千璽頭發全部梳起,面無笑容,戴著Xander Zhou × Percylau的紅色不規則眼鏡,穿的是Calvin Klein Jeans,完全是成年男性的氣質,已看不到從前的稚氣。
              此后,不管是造型還是照片,易烊千璽更多表現出一個“大人”的面容。說到自己拍硬照時的小技巧,易烊千璽一言蔽之,說就是“不高興”。如果一個小男孩本身不愛說話,他很難在同齡人中出彩,但放在成年人身上可以是酷和成熟的表現,反而是特立獨行的。
              易烊千璽的人氣開始節節攀升,根據8月28日的數據,他在新浪微博的明星勢力榜上排名11位,超過了王俊凱和王源,次于鹿晗。
              Vivian說,在她看來,其實易烊千璽的能力并沒有那么突出,跳舞也就是“比正常人強些”,但就是“文藝范兒的人設做得好”。他會展示自己的書法、讀過的書,比如余華的《活著》,也會推薦書籍設計師朱贏椿的詩集《設計詩》―這本書因為易烊千璽的力薦一天之內賣出了9000余本。
              少年們年紀稍長之后,很多會轉向演員。在拍攝《擇天記》之后,聶心遠拿掉了曾舜??“大眼仔”和“歌手”的標簽,“好演員不應該有標簽,就是所謂的本我人設,而且是越干凈越好。”這種轉向要求藝人本身的氣質要發生變化。曾舜??今年參加了網劇《快把我哥帶走》,飾演男一號。其實在他做歌手的時候,制片人黃星已經見過他了,當時只覺得他長相干凈有禮貌,待人客客氣氣。“但在演戲方面是缺乏生命力的,因為被訓練得太完美了。”黃星回憶。
              《快把我哥?ё摺返哪兄鶻鞘狽質歉黽揖侈拙蕁⒌醵?郎當的人,所以,曾舜??去試鏡前,黃星本來有些懷疑。他這次看到曾舜??沒了坐姿筆直的樣子,看著“有些喪”。這讓黃星覺得,“更接地氣,像個鮮活的年輕人了,不是滴水不漏、面帶微笑的樣子,那種是不生活化的,反人性的。”
              經歷了青春網劇之后,這類演員的路徑通常是會開始出演上星的電視劇,題材也會從校園擴展到古裝權謀劇和都市職場劇。比如白敬亭最近的兩部作品都是都市劇,其中《平凡的榮耀》講的是普通職場新人在上海金融投資行業成長的故事。在蘇瑋明看來,“這部劇比較符合他對自己的職業規劃,而且他也剛畢業不久,無論是年齡、經歷還是生活狀態,都與角色大致相符,他的發揮空間會很大。”
              但是,這些年輕藝人是否能夠在轉型之前,真正磨礪好自己的技能?1991年,張震出演了《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他飾演的小四帶著倔強和早熟的氣質,很多時候,人們會忘記他只有15歲。此后,他并未止步于此,在《最好的時光》《繡春刀》等電影中都塑造出經典的形象。迪卡普里奧不甘于美少年的角色,最終于2016年憑借《荒野獵人》中的獵人一角拿到當年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若是和杰尼斯藝人一樣耐得住寂寞,一點點耕耘,也能慢慢從一個少年成長為長青的藝人。嵐組合中的二宮和也從1998年就開始出演連續劇,2016在知名導演山田洋次的作品《和母親一起生活》中擔任主角,并且拿下了日本電影學院獎的最佳男主角。但這取決于未來少年們是否有耐心和時間去做這樣的積累,甚至徹底拋下過去的人設。
              要扭轉刻板印象或許沒那么容易。就如同人們想起陳柏霖時,很難忘懷他在《藍色大門》里,騎著單車、穿著白襯衣,莽撞又執著的樣子。無論在什么年代,我們都需要少年,無論他是19歲的陳柏霖還是17歲的劉昊然,在瑣碎無趣的成人生活里,他們代表著求而不得的單純和樂觀,以及每個人在青春期所錯失的無法彌補的遺憾,還有年輕所代表的無限可能。


            常見問題解答

            云南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