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jppmx"></option>

      1. <acronym id="jppmx"></acronym>
          1. <blockquote id="jppmx"><ruby id="jppmx"></ruby></blockquote>
          2. <mark id="jppmx"><ruby id="jppmx"><option id="jppmx"></option></ruby></mark>
            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佛教中的動物生態倫理思想

            作者:未知

              摘 要:佛教中蘊含著豐富而系統的動物生態倫理思想,且其動物生態倫理是以“緣起論”為理論基石。本文在“依正不二”的整體論自然觀的理論框架下,重點梳理了佛教中動物感知觀、動物生命平等觀和動物保護觀三個方面有關動物的生態倫理思想。作為佛教理論的根本,緣起論認為宇宙萬法皆由因緣所生滅,即世界上一切事物、現象都是互相存在的關系和條件,是一種整體主義的宇宙觀。從緣起論中總結出的“依正不二”的思想,闡釋了人和自然的關系,即生命主體和生存環境是一種相互依存、相互決定的關系;這一關系要求人類對自然有道德責任和道德義務。動物作為自然界一份子,是道德關懷的對象。在緣起論的俗諦層面,佛教通過闡釋動物具有感知苦樂的能力,從而承認動物是道德存在物; 但因動物愚癡,即智能不高,不能受道德教化,故又不承認動物是道德主體。在真諦層面,佛教倫理的生命觀是“眾生皆具佛性”,即佛性是所有生命存在的“內在規定性”,因而論證了動物具有作為目的本身的內在價值。佛教倫理中的動物感知觀和生命平等觀為動物保護提供了理論依據。在實踐層面,佛教的動物保護觀提倡以“大慈大悲”的精神實行戒殺、素食、放生等護生善行,對促進當代動物保護實踐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 佛教;動物生態倫理;整體論自然觀;“依正不二”;動物感知觀;動物生命平等觀;動物保護觀
              東方傳統文化為西方環境哲?W思潮在批判與反思現代哲學及現代生態危機的過程中提供了豐富的思想文化資源。正如國際環境倫理學會主席羅爾斯頓指出:“當西方試圖形成一種環境倫理學時,我們達到了一個突破口。在這方面似乎東方很有前途。”1佛教中有豐富的生態倫理資源可供發掘和汲取,佛教在論述人與自然的關系時相似于道家“萬物與我為一”(莊子《齊物篇》)的齊物思想,是一種非人類中心主義論。佛教動物生態倫理的邏輯起點是“依正不二”的整體論自然觀;在此理論框架下,梳理有關動物的生態倫理思想,對于當代促進動物保護實踐具有重要的意義。
              一、“依正不二”的整體論自然觀
              佛教是一門關注精神解脫和追求人生智慧實現的宗教,佛教理論有其自身的精神立場,佛教生態觀的建構來自對佛教相關思想的挖掘和闡釋,是佛教理論在新的時代條件下的進一步拓展。1佛教動物生態倫理思想建立在佛教的緣起論基點上。作為佛教理論的根本,緣起論闡釋了“宇宙萬法皆由因緣所生滅”這一相狀,是一種整體主義的宇宙觀。《中阿含經》云:“若此有則彼有,若此生則彼生,若此無則彼無,若此滅則彼滅。”這就是對緣起的定義。緣起論指出宇宙間萬事萬物因因緣匯聚而產生,因因緣消散而消逝;無一物能單獨自生自立,萬事萬物都相互聯系、相互依存和相互影響。從緣起論中總結出的“依正不二”的思想,闡釋了人和自然的關系,即生命主體和生存環境是一種相互依存、相互決定的關系,其理論基礎是佛教業報因果論。“依正不二”中“正”是正報,即生命主體;“依”是依報,即生命主體依存的環境。《三藏法數》卷二七(明代一如)云:“依為依報,即世間國土也,為身所依,故為依報。正為正報,即五陽身也,正由業力,感報此身,故名正報。”“依正不二”指的是生命主體和生存環境這兩個截然不同的事物在本質上是密切相關的、不可分割的統一體。這也正是佛教關于主觀世界與客觀世界關系、人與自然關系的基本立場。2
              “依正不二”的整體論自然觀有兩層意蘊:一方面,生命主體和生存環境是一個有機整體,兩者相互作用、相互決定。體恒法師指出:“依報總業緣合而生的特點決定了人類與所有物種命運唇齒相依的關聯性。”3人類肆意破壞自然界,自然界就會對人類報復,現代全球性的生態危機和環境污染對人類生活質量的影響就是現實證明;相反,人類養護自然界,自然界就賜予人類恩惠,給予人類衣食住行的基本所需。佛教的業報因果論認為,生命主體和生存環境都是業力的果報,生命主體的思想行為是善的,會感召生存環境的善;同理,生存環境的惡來源于生命主體思想行為的惡。20世紀60年代伴隨著生態危機和生態災難而興起的環境心理學提出了相同的理論主張,它將行為與環境視為一個整體,認為解決環境問題的若干癥結在于人們的心理。4佛教的整體論自然觀主張只有對周圍環境負責,維護生存環境和諧、健康、可持續,人類才能享受美好的、健康的、幸福的生活。另一方面,生命主體和生存環境之間具有相互依存性。人和自然相依相待、相即相入,是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系。佛教認為人的生命是在和生存環境共同有機演化中而形成的,人受到了萬物的恩惠,因此,佛教教導人們要以敬畏之心和感恩之心對待自然,為保護環境和其他生物作貢獻。有學者指出:“從環境倫理的角度上看,‘依正不二’思想是佛家對人類公共道德責任的一種呼吁。”1人對自然有道德責任和道德義務,動物作為自然界的一份子,是人類的生存環境之一,亦是道德關懷的對象。佛教將道德關懷對象擴大至動物、所有生命甚至自然界。再次,根據“依正不二”的整體論自然觀,人和動物的關系在本質上同根同源。人不是自然的決定者、施恩者,人和其他生命存在是平等的、相互觀待的。人類中心主義認為人是宇宙中心,人是萬物尺度,將人的利益作為唯一考量。2佛家生態倫理思想站在了人類中心主義的對立面,為非人類中心主義提供了理論支撐。在“依正不二”的整體論自然觀框架下,佛教中有關動物的生態倫理思想旨在回答以下幾個問題:“動物是不是道德存在物?是不是道德主體?動物是否具有目的性價值?依據分別是什么?”由此確立了對待動物的態度和行為。
              二、佛教中的動物感知觀
              西方以彼得?辛格(Peter Singer)為代表的動物解放論將動物具有感知能力作為論述動物是道德存在物的唯一標準,其哲學基礎是邊沁的功利主義。在功利主義看來,凡帶來快樂的就是道德的,凡帶來痛苦的就是不道德的。辛格在《動物解放》中說:“只要某個生物感知痛苦,便沒有道德上的理由拒絕把該痛苦的感受列入考慮。無論該一生物具有什么性質,平等的原則要求把他的痛苦與任何其他生物的類似痛苦――只要其間可以做大概的比較――做平等的看待。”3   佛家生命平等觀和果報輪回觀的提出,旨在告誡人們要通過修行(即修心,提高自己的道德修養)來幫助自己和其他生命形態從輪回中解脫,開發“佛性”的種子。在幫助眾生獲得無上智慧和解脫六道的同時,自己又能獲得道德修養的圓滿。這也正是大乘佛教的精髓、意趣。“大慈大悲”的思想是佛教精髓和意趣在行為實踐上的貫徹,是佛教的實踐觀。“大慈大悲”中“慈”為施予眾生快樂,“悲”為拔除眾生痛苦,意味著人們應以慈悲的心腸關懷愛護生命,助其解脫痛苦。《華嚴經》云:“慈悲甚彌廣,安樂諸群生。”佛家擴展了儒家憐憫同情的對象,將動物和其他生命形態都納入其解救的范圍,亦體現了“大慈大悲”中“大”字的涵?x。佛教對動物現實利益的關注,最主要體現在保有動物的生命這一點上,因為保存生命是一切生命得以存續、發展的前提。阿爾貝特?史懷澤在《敬畏生命》中深情地說:“善是保存生命和促進生命,惡是阻礙和毀滅生命。”2與保存生命相關的道德實踐是:戒殺、素食、放生等護生善行。護生善行以慈悲觀貫徹始終,慈悲既是起點又是終點。
              戒殺指的是佛教五戒之首的“不殺生”戒,規定佛弟子不能斷絕人、動物等有情眾生的性命。這一戒律從兩個層面來考慮:一方面從珍愛生命的角度而言,考慮到凡是生命都有感受苦樂的能力,并以珍愛自己的生命為頭等大事。如《戒殺放生文》云:“世間至重者生命,天下最慘者殺傷。”因此,勸導人們不要殺生。另一方面從殺生有罪過和報應的角度指出,斷絕眾生的生命是最大的惡。《正法念處經》中說:“設使殺害一有情,一中劫住于地獄。”根據業報因果的學說,殺生的惡會導致殺生者流轉輪回、自嘗其果,招致不吉祥、惡劣的生存環境和生命形態這樣的后果。《佛說分別善惡所起經》講述了殺生會導致五種苦果:生生世世短命;常遭受恐怖之事;仇敵比較多;死后墮地獄受苦;從地獄中出來,得人身也是短命多病。佛教以戒律的方式抑制、約束、制止殺害動物的行為,是消極的護生方式。此外,不殺生戒延伸到日常生活中,要求佛教徒在飲食上茹素。佛門經常引用這首詩:“血肉淋漓味足珍,一般痛苦怨難伸。設身處地捫心想,誰肯將刀割自身?”這是以將心比心的方式勸導人們不要食肉。素食是最徹底的戒殺,一日三餐是人最基本的需求,如果餐餐食肉必會導致大量動物被屠殺,放棄食肉則能從根源上斷除對動物的傷害。
              與造作惡相反的是行善,與殺害生命相反的是去救護生命,讓生命從死亡的邊緣解脫,而放生就是一種積極主動的護生方式。佛教通過宣說放生的行為是善的、能感召福德,勸導和鼓勵人們救護生命、多行放生。《大智度論》中表示:“諸余罪中,殺業最重,諸功德中,放生第一。”《藥師琉璃光本愿功德經》中說:“放生修福,令度苦厄,不遭眾難。”不僅佛經中宣說放生的功德,佛門歷代高僧都以放生作為輔助修行辦道的法門。印光大師在《放生十大功德》當中說:“戒殺放生的行者,來世能生在四天王天當中,享受無極之福,如果兼修凈土,直接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最重要的是,佛教認為放生是增長慈悲心的重要手段,而慈悲心是臻至道德境地圓滿的途徑。《梵網經菩薩戒本》說:“是菩薩應起常住慈悲心、孝順心,方便救護一切眾生。”又說:“以慈心故行放生業,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故六道眾生皆是我父母,而殺而食者即殺我父母,亦殺我故身。……故常行放生,生生受生,常住之法,教人放生。若見世人殺畜生時,應放使救護解其苦難。”佛教認為所有的生命在輪回中都曾做過自己的父母,解救動物就是解救六道的父母,以此增長人們的慈悲心量,因而放生也就成為幫助人們達到道德圓滿境地的重要途徑。因此近年來,放生活動業已成為佛教徒參與面最廣的活動,在民眾中亦有較高的知名度和參與度。
              除了戒殺、素食、放生的行為方式中體現了慈悲護生的理念,佛經中記載的各種護生故事亦具有此等教化作用。如《雜寶藏經》中記載的沙彌因解救將要被淹死的螞蟻而福壽增長;《賢愚經?摩訶薩?室隕硎┗⑵返詼?》講述佛陀前世身為一王子,路上遇到因饑餓垂死的老虎母子三只,不忍其受苦,以尖竹刺自己的脖子出血,布施母虎血肉,使老虎們得以保全性命。其他佛經和佛本生故事中的護生故事不勝枚舉,這些護生故事體現了佛家護生的境界以動物利益為重,真切地考慮對方的苦難和需求,拔除其痛苦,給予其安樂,突出了佛教“利樂有情”的慈悲情懷。
              綜上所述可見,在這個一切倫理學都在尋求一種對生命的恰當尊重的時代1,佛教尊重一切生命、愛護一切生命的倫理思想,能夠給中西方倫理學提供一個新的結合點和參考坐標,來共同回應現實的動物倫理問題。
              (責任編輯 張月紅)
              Abstract: The Buddhist doctrine contains abundant and systematic animal ethic ideology. The Buddhist animal ethics takes the “the origin theory” as the theoretical cornerstone and uses holistic worldview as the theoretical framework. It focuses on combing the three aspects of animal’s perception, equality of animals’ lives and animal protection, which are related to the ecological ethics of animals. As the foundation of the Buddhism’s doctrine, the origin theory explains that everything in the universe is a process of birth and death by the karma, that is, all things and phenomena in the world are mutually related and conditional. The idea of “Connection between Environment and Mind” summarized from the origin theory explain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an and nature, that is, the subject of life and the living environment is a relationship of mutual dependence and mutual determination. This relationship requires human beings to have moral obligations to nature. As members of nature, animals are the objects of moral concern. At the samvrti?satya level, the Buddhist doctrine explains that animals have the ability to perceive bitterness and happiness so that animals are being regarded as moral beings. However, animals are ignorant, that is, the intelligence of naimals is not high and therefore cannot be moralized, so that animals are not considered moral subjects. On the level of paramartha?satya, the concept of life in Buddhist ethics is “The Buddhata of all beings”, that is, the Buddhata is the “inherent stipulation” of all life existence, demonstrating that animals have the intrinsic value as the purpose of itself. Animals perception and the equality of animals’ lives both provide a theoretical basis for animal protection. On the practical level,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promoting the practice of modern animal protection, such as the practice of ahimsa, vegetarian diet, and free captive animals in the spirit of “Infinitely Merciful”.
              Key words:Buddhism; animal ethics; holistic view of nature; “Connection between Environment and Mind”; view of animals perception; view of animals’ lives equality; view of animal protection


            常見問題解答

            云南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