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jppmx"></option>

      1. <acronym id="jppmx"></acronym>
          1. <blockquote id="jppmx"><ruby id="jppmx"></ruby></blockquote>
          2. <mark id="jppmx"><ruby id="jppmx"><option id="jppmx"></option></ruby></mark>
            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廣州天河區:“大配餐”助力社區養老

            作者:未知

              天河區是廣州的核心區,作為全市經濟發展一號引擎,也是國家可持續發展實驗區,連續10年GDP總量位居全市各區首位,吸引大量來穗人員前來居住、就業或創業,目前共登記來穗人員142.1萬人,出租屋85.5萬套,分列全市第二、第三。政府的城市管理與服務工作也隨之面臨嚴峻挑戰。
              近年來,天河區圍繞“干凈整潔平安有序”中心任務,利用高科技創新管理,讓其發揮“1+1>2”的效應,率先探索建立“立足小社區、實現大融合”社區和來穗人員信用體系建設,促進來穗人員在文化、經濟、政治、生活等領域全方位融入天河社會。 社區午餐讓老人吃得放心舒心
              “只需要花6元就可以吃到一餐可口的飯菜。”《小康》記者在天河區沙東街家綜服務中心見到本地老人楊澤民,他告訴記者,他今年72歲,只需要每餐6元就可以在沙東長者大飯堂買到三菜一湯的午餐。
              記者了解到,同樣的飯菜價格分別從6元到12元不等。“不同的年齡、不同的戶籍所在地,飯價都不一樣。”沒有廣州戶籍的老人,需要12元。
              為了推進社區居家養老“大配餐”,政府投入專項資金,為社區長者減免用餐費用。長者配餐標準為兩葷一素一湯一飯,費用為15元。企業讓利3元+政府補貼+自費,最低只需6元。政府對長者配餐的補貼也是根據戶籍年齡分別從0元到6元不等,非廣州戶籍老人政府沒有餐補,所以12元一餐。按照《天河區社區居家養老“大配餐”工作方案》要求,沙東街積極推進“大配餐”工作。前期在轄內實地考察,選擇方便老人出行就餐的場地;協調各方人員安排就餐工作;嚴格審核配餐公司;努力保證長者配餐的食品衛生安全。
              員村街華穎社區是天河區首個開展社區居家養老“大配餐”工作的社區。目前,員村街共設有三個助餐服務點(華穎社區服務站、美林海岸社區服務站、山頂社區服務站)。天河區居家養老“大配餐”工作已全面鋪開,街道按照“15分鐘配餐服?杖Α幣?求,整合資源,統一標識,營造溫馨的助餐點為全區老人提供便利。
              社區居家養老“大配餐”已是廣州市委市政府的一項重大民生工程,市委市政府將養老助餐配餐服務納入了2017年市委全會報告、政府工作報告,與全市中心工作一同研究部署、檢查推進。書記任學鋒、市長溫國輝等市領導多次聽取養老服務匯報、作出批示,多次到長者飯堂檢查,要求大力發展以“大配餐”服務為重點的社區居家養老服務,努力走出一條廣州自己的路子,在“大配餐”服務方面打造“市中心城區10―15分鐘,外圍城區20―25分鐘”的助餐配餐服務網絡,提升老年人幸福感獲得感。 “一支隊伍管執法”
              2014年11月17日,車陂街創新基層社會治理工作模式,組建了全市首支“公安+城管”模式的路面巡邏綜合執法隊伍。2015年3月以來,車陂街結合社區網格化服務管理,積極探索“一支隊伍管執法” 的基層社會治理工作模式,使城區環境和轄區秩序得到明顯改觀。
              據統計,在2010年東圃大馬路最高峰時流動攤販達數百檔,2013年爆發了轟動一時的“3?17”城管被砍事件(先后被央視等30多家媒體報道)。龐大的城中村、巨量的新廣州人、新開通8個BRT進出口與5個地鐵口,每天在轄區過境、工作、生活的人超過30萬,給社會綜合治理帶來巨大壓力。車陂街轄15個社區居委會和1個城中村(車陂村),是涵蓋城中村、大商圈、老城區、現代物業小區的“城市綜合體”。其中車陂村是全區最大城中村,在約2平方公里的區域內聚集了7000多棟出租屋、8萬人口;東圃大馬路則是天河東部最大“商圈”,為周邊30平方公里區域內數十萬群眾提供生活資源供應、休閑購物和文化娛樂消費。 2014年10月開始廣州市委、市政府全面啟動創建“干凈整潔、平安有序”城區環境工作,車陂街作為天河區創建工作的唯一示范街道,實現了 “見實效、能保持、可復制”的工作目標,創建工作得到社會的廣泛關注,其中“一支隊伍管執法”工作模式既是創建工作措施之一,更是目前保持創建成果的最大保障。
              在現有編制基礎上的優化組合。基層鎮街作為一線管理者擔負著很多職責,擁有的行政執法資源卻相當有限。車陂街綜合執法大隊所要解決的就是“干凈整潔,平安有序”的問題,作為基層不可能去突破現有的執法體制,改變人員編制有限的狀況,只能是從優化資源的角度進行有力整合。在不增加人員編制的前提下組建車陂街綜合執法大隊,大隊下設兩個執法中隊,其中路面中隊以公安、城管、交警力量為基礎,11個分隊88人,由公安干警任分隊長,開展包括路面警情處置、“五類車”、“六亂”行為等11類執法內容;其中網格中隊執法涵蓋公安、城管、市場監督、食藥監、安監等力量,共5個分隊105人,由城管隊員任分隊長,開展治安類、城管類、安監類等15項執法內容。執法人員做到同進同出,確保隊伍陣容的整體性。綜合執法大隊是一個整體,基層的執法事項一般都可以處理,通過聯動和整合,整個執法資源充分地調動起來,實現“1+1>2”,而且解決了分散執法所帶來的一系列弊端。
              “一支隊伍管執法”工作是對綜合執法工作的“微改革”、“微創新”,車陂模式通過路面巡邏提高“見警率”并整治市容市貌,采取網格化的管理方式分片把責任落到實處,實施前臺集中管理、后臺統一分流的機制創新,并沒有突破現階段的管理制度框架,更沒有從根本上替代對各支隊伍的管理,各執法隊伍的人員管理、執法文書等一系列內容沒有任何改變,只是協商、聯動、合作機制更優化、更有效。
              在現有法律框架內的依法依規。進行社會治理創新,不能逾越法律法規的底線,執法資源重新整合要堅持“法定職責必須為、法無授權不可為”,不越位、不錯位。車陂模式的創新始終堅持依法原則,不改變執法主體,不改變執法程序,不創設新的執法事項。“前臺共管”時,誰的執法范圍,誰上前執法,其他成員絕不代替;“后臺分流”時,嚴格依法按照法定流程進行處理。同時,整個執法過程有多部門執法人員在場共同監督,規范執法、文明執法的程度有了新的提升。
              “一是解決多頭執法問題。原來各執法部門工作以‘條’為主,不同的執法部門輪番上門,商戶、企業不勝其煩,綜合執法大隊涵蓋了多個部門,實現了在網格內一次性上門調查、了解,收集信息,處理問題。二是解決群眾反映強烈的‘老大難’執法難題。如‘汽車走鬼’、‘僵尸車’、夜宵檔擾民、‘五類車’等一系列問題,原來城管、交警、食藥監、工商均無法由單一部門進行徹底整治,綜合執法大隊可以一次性解決所有問題,‘七八頂大蓋帽管不住一頂破草帽’的情況不復存在了。三是解決單一部門執法難的問題。公安派出所的直接參與,使暴力抗法警情得到前置處理,大大提升了執法的‘威懾力’,單一執法中諸如上門難、易沖突、被糾纏等問題也迎刃而解。同時,綜合執法隊伍對公安部門的預防犯罪工作也起到明顯作用,連續兩年‘雙搶’案件同比下降23%,路面案件同比下降17%,入室盜竊案件同比下降18.6%。” 執法大隊負責人如是對記者說,“一支隊伍管執法”有效破解了一系列執法難題。


            常見問題解答

            云南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