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jppmx"></option>

      1. <acronym id="jppmx"></acronym>
          1. <blockquote id="jppmx"><ruby id="jppmx"></ruby></blockquote>
          2. <mark id="jppmx"><ruby id="jppmx"><option id="jppmx"></option></ruby></mark>
            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為何不給老師減減負?

            作者:未知

              近些年,社會各界給學生“減負”的呼聲可謂不絕于耳,一浪高過一浪,據統計,自1985年以來,中央政府下達49次“減負令”。可是誰想過給老師減減負呢?
              實際情況是,需要減負的不止是學生,還有老師。
              2017年7月,新教育研究院發布的《關于“減少教師非教學工作”的調查報告》引起了很多教育工作者的關注,報告顯示:“占用教師工作時間的工作,并非全是教育教學工作,真正用于教學及相關準備的時間在整個工作時間中占比不足1/4,剩下的3/4是更為耗時耗力的非教學任務。”
              報告提出,穩定教師隊伍,除了“加薪”(提高工資水平),還要“減負”(減少不必要的工作負擔)。
              有調查顯示,中小學教師每周的實際工作時間平均值為54.5小時,一些地區的高中主課教師日平均工作時長16小時,遠超法定時間,“基礎教育階段教師負擔沉重是不爭的事實”。并且大部分教師覺得“教學任務安排不合理,教師工作量隨意加減,工作繁重”“形式主義較多,表面工作、檢查活動等形式主義過多,對教學干涉太多”“收入低,缺乏職業自豪感”。可每天忙碌不堪的教師們,時間都去哪兒了呢?
              一、老師為何這么累?
              (一)目前教師日常工作狀態
              很多學校的教師都有這樣的感覺:忙碌了一整天,看著似乎做了很多事,但真正該做的卻沒怎么做。不是不想做,而是沒時間做,教師們的時間和精力大都耗費在了一些所謂的“重要事情”上――比如,寫不完的各種應付材料,填不完的各種上交表格,迎不完的各種檢查驗收,還有補不完的各種活動資料……這里的每一項似乎都“非常重要”,因為它們關系著學校和教師的督導考核評估!
              (二)七成校長老師認為學校檢查評比太多
              一些中小學校長戲言,自己是“許三多”――檢查多、評比多、文件多,每天“兩眼一睜,忙到熄燈”。
              有校長形容,任何一個上級部門都可以到學校開展檢查、評比工作,每個部門學校都惹不起,都必須“高度重視”“積極參與”。眾多與學校教育教學工作不相關的檢查評比,嚴重干擾了教學秩序,有的學校甚至接到有關部?T的行政命令,要求教師停課走出學校,承包路段衛生。
              然而,這似乎還不夠,上級安排的各項督導評估、達標驗收、檢查評比、會議培訓、安全管理等事務,又全部以“重要事情”名義重重加壓。
              蘇北一普通學校,4個月里接受檢查驗收24次,僅臺賬材料就準備了67盒,排在一起長達5米多。教師天天忙于應付表格,教育教學反而成了副業。
              湖南一民辦學校,2014年收到各級各部門文件48個,涉及創建國家或省級稱號、食品督查、環境檢測、水質評估、僑聯督查等,此外還上交了50多篇各類總結和報告。
              被檢查“轟炸”的學校不是個案。河南某地一位中學校長介紹說,過去一年,該校接受了食品、衛生、防疫、物價、人事、農減辦、糾風辦、文明辦等部門10多次的各類檢查,收到上級各部門文件四五十份,包括宣傳部門的征訂任務、文明辦的創建評比任務,以及公安、衛生、糾風辦、農減辦、督導、工會、婦聯等部門的各類檢查文件、活動通知、材料上報等,“真正和課堂教學有關的文件反而很少”。
              參與各種各樣的檢查、評估,已經和教書育人一樣,成為眾多中小學教師的日常工作。
              (三)五成老師“不務正業”,每天有一半時間在非教育工作上
              那么迎接一次與教學無關的檢查到底要耗費教師多大的精力和時間呢?山東一名初中教師講述了這樣一個細節:一次該市迎接創文明城市檢查,各級領導反復預演檢查,對衛生的要求甚是苛刻。學校辦公樓地面老舊,“老師們只得蹲下身子,一點一點用洗衣粉和鋼絲球擦拭出來”。
              而且,很多學校在迎接省市一級的檢查評估前,必須先依次接受區縣級和鄉鎮級的多次檢查,每次檢查都會讓學校和教師手忙腳亂,有時不得不中斷教學甚至停課。
              除了各項檢查、評比外,現在各種“日”和“節”很多,如“愛眼日”、“艾滋病日”等,遇到街道或社區舉辦活動,工廠和機關單位一般沒時間或不愿參加,只能由學校“頂上”。學校本來就缺教師,不可能有專人從事這些工作,只得臨時抽調一些教師,加班加點來應付。
              (四)教師身累心更累
              教師們的大量時間沒用在如何提高教學、如何深入教研、如何培養學生上,對于“教師”這一職業產生了動搖和懷疑。絕大多數教師每周工作時間都在54小時以上,實際工作時間超過法定工作時間的25%,教師不得不將大量的個人時間奉獻給工作。
              二、讓教師安安靜地教好書
              教育要有空間才會有發展,給學校獨立的辦學權力,還教師足夠的成長空間,學生的健康成長才有可能 。“現在,要做一個安安靜靜教書的老師太難了!”南京秦淮區教師進修學校校長潘春雷曾如此感慨。
              (一)教學為主,減少非教學任務,讓教師將心思花在教學上
              中小學教師非課堂教學工作任務繁多,如備課、教研、聽課、開會、批改作業、教學反思,撰寫各種業務學習、政治學習、讀書的筆記。另外還有班級紀律管理,早晨組織學生晨練,晚上領學生打掃衛生,自習課輔導學困生,記錄班級日志等工作都耗費了教師大量的時間。難怪網絡上流傳的《為什么中國教師這么累》,文章寫道:沒有學過管理學,卻要管理幾十個人,班主任的工作難度之大、強度之高,是一般管理工作不能比的,也耗費了教師的大量時間。
              給教師“減負”,第一步就是要減輕教師非課堂教學工作任務。對于學校的管理工作以教育主管部門為重,其他部門工作能減盡減。減少各級各類會議、無實質意義的培訓以及相關檢查。教師認為,有效減少工作量和工作時間,首先應該減少校內外文書工作和行政工作,保證法定工作時間用于備課和批改作業。
              (二)明確教師工作量標準,合理確定教師工作量
              社會各界給教師群體頻頻施壓,輿論關注師德,期待教師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社會關注師風,期待教師成為學生的“替代父母”、良師益友,這些要求和期待不無道理,但是如何使其落地?
              一個重壓之下精疲力竭的教師何談創造力?一個沒有職業幸福感的教師何談培養追求幸福的學生?一個缺少專業自主性的教師何談擁有高質量的教學?可以說,教師工作量是影響教師職業幸福感和教育教學質量的重要因素。
              英國教師協會(National Union of Teachers)提出教師工作時間公式。每周合同工作時間=22小時教學+5小時批改作業與備課+5小時其他工作。每周實際工作時間=合同工作時間+5小時個人時間用于批改作業和備課=37小時。
              (三)社會、家庭給教師更多理解寬容,幫助教師減負
              教師職業只是眾多社會職業中的一種,是職業就有邊界,無論是道德還是專業,無論是權利還是義務,都是有限度的,社會和家庭應該對教師工作給予更多理解和寬容。
              日本教育社會學者永井道雄說:“辦好教育的關鍵,第一在教師,第二還在教師。”只有教師沒有了工作和思想的“負擔”,才能夠真正維護教育的“生態平衡”,才能保證教師工作的“單純性”,使老師能夠全身心地、以積極健康的心態投入到工作中去,才能夠提高在職教師的幸福指數、吸引更多的優秀人才投身到教師行業。
              (來源:搜狐網)


            常見問題解答

            云南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