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jppmx"></option>

      1. <acronym id="jppmx"></acronym>
          1. <blockquote id="jppmx"><ruby id="jppmx"></ruby></blockquote>
          2. <mark id="jppmx"><ruby id="jppmx"><option id="jppmx"></option></ruby></mark>
            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數字游民

            作者:未知

              自由的畫風是這樣的:如果你喜歡沖浪,可以搬去加州;如果你喜歡騎自行車,可以花兩個月去臺灣環島;如果你喜歡摩托騎行,可以去越南來一趟長途旅行;如果你喜歡吃火鍋,那么重慶歡迎你。
              作為一個“數字游民”,你完全可以“設計”這樣的生活,你是你自己的總設計師、船長、機長、列車長,不管是運營公眾號、直播、寫作,還是在線教授技能,都能成為一定意義上的數字游民。
              在移動互聯網和數字化時代,時區、地域和辦公空間等概念變得越來越模糊,只要你能把工作做好,才沒人管你在哪兒上班呢。所以本期的四位嘉賓就選擇了“浪跡天涯”作為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姚舜 我要休學一年去過間隔年
              失敗就失敗吧,反正你現在不抽出時間來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以后就得花大量的時間來應付自己不想要的生活,對未來真正的慷慨,是把一切獻給現在。
              自私又負責的決定
              “媽,我要休學。”
              “你腦子有病吧?”
              “我?J真的,我要休學一年間隔年。”
              “為什么?什么是間隔年?”
              接下來就是我表演的時間了,從環游世界講到創業再講到要出書,我巴拉巴拉一堆信息轟炸著我爸媽,直到他們暈暈乎乎被我說動為止。
              我爸媽跟全天下的爸媽一樣,都希望我大學畢業以后能找份體面穩定的工作,然后工作一輩子。但我知道,自己以后不會成為科學家,也不會做醫生,我就想做個有趣的人。
              對于我來說,有趣這件事具體下來就是做個沖浪手、潛水員、旅行體驗師,也可以是探險家,所以在進入大學前,我早就已經規劃好了以后的人生,現在正一步一步把大目標細分成小目標,按階段完成。休學一年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在我的計劃之中。
              我知道時間不等人,我也不愿意再等待,眼下,可能是我唯一有機會去追逐夢想的階段,失敗就失敗吧,反正現在不抽出時間來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以后就得花大量的時間來應付自己不想要的生活,對未來真正的慷慨,是把一切獻給現在。
              嗯,在即將踏入社會前,我做了一個最自私又最負責的決定――休學。
              世界很大不如去闖
              簡單收拾了行李,揣著多年積蓄(其實也就五萬塊),說一不二地去執行了我的第一個壯行百日計劃――坐著火車去羅馬。
              我的路線是從北京出發,一路都坐火車,沿途26個國家,耗時79天,后面開始飛,一共100天,途徑30個國家(最后只去到29個,葡萄牙因為沒買到火車票就沒去成)。
              2016年1月13日,我從北京坐六天五夜的火車去往莫斯科,然而壯行第二天就被蒙古國邊防勒索,好在蒙古國還挺美的,安撫了一下我忿忿不平的情緒。
              到了俄羅斯就逛逛博物館、教堂,看芭蕾舞劇,淘卉董相機。當地人的英語是真不行啊,經常雞同鴨講,一路上還是有點小艱難。
              但更艱難的是,兜里的錢和剩下的行程是不成正比的,所以我不得不邊走邊賺錢。
              自食其力適者生存
              別以為旅行就只能和花錢捆綁在一起,現在是互聯網社會啦,只要有電腦和網絡,我就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工作。你一定不知道,世界上有這么一撥人,他們是邊旅行邊工作的,俗稱“數字游民”。
              我在大學期間就自學了拍照,也給網易新聞寫過報道,現在這些技能全都用起來了,走到每一個地方就拍拍拍,然后投給各大旅游門戶或者賣給圖庫;也在持續給網易新聞供稿,雖然過稿率不固定,但過一次就可以撐著我走一大段路了;還有,一定要關注國內國際性的攝影比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投稿再說唄,萬一中了呢,各種大大小小的比賽也是有獎金的,蚊子肉少也是肉啊。
              互聯網時代是不相信一勞永逸的,數字游民之于互聯網,如同生物之于地球,適者生存。
              當然我并不是在鼓吹“數字游民”這種生活方式,畢竟一邊旅行一邊工作比專心旅行和全職工作更磨人。別看我們是游民,過的日子比朝九晚五的人還要自律,不約束自己的生活,那不是自由,那是散漫,是廢柴,而一場有想法有計劃有執行力的“旅游”會讓你升值,可能當你旅行結束的時候,帶回來的不是一些紀念品,不是一堆自拍,而是一系列細微、不顯著,卻能豐富人生的想法。
              我只是希望在青春的時候,有機會去體驗不同的活法,能在行走的途中看到生活的更多可能性,然后再謹慎而認真地選擇接下來的人生,這也是對自己這短短一生負責的一種方式。
              生命本來就是一次走馬觀花,愿你能停下來看看這個世界,為自己駐足。
              O&A
              Q=《OC18》
              A=姚舜
              Q:你覺得間隔年對于大學生來說是必須的喝?
              A:我選擇休學間隔年去旅行,不是讓大家嘩啦啦啦全部休學出去浪,我不是說每個人都要像我一樣活,只是覺得每個人都要好好活著,有質量地活著。如果你覺得旅行對你有用,那你就去,但不要因為別人都去你就去,旅行如此,其他亦然。
              Q:一般這種長途的各地旅行,是不是要帶非常多的東西?
              A:簡裝簡行吧,一個行李箱一個書包就好。
              Q:接下來又有什么打算昵?
              A:剛把USPA獨立跳傘A證考到手,然后又把單人滑翔傘證考到手,現在正在考Padi的潛水教練,下階段會去考風箏沖浪,希望未來能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
              丸子 你怎么天天在外面玩不用工作嗎
              一年下來,我越來越喜歡上那種一邊學習一邊旅行的牛活,想學什么就去發源地學好了,學瑜伽去印度呀,學泰拳就應該去泰國嘛,學沖浪去巴厘島啊,價格便宜還地道。
              我也想有多遠滾多遠
              去年年初,我打算暫時中斷游學計劃,回北京找工作。面試了好幾家公司的新媒體運營職位,我都小心翼翼地向HR打探――
              我:“想問您一下,我這個主要是負責微信公眾號和豆瓣推送的話,有沒有可能線上工作呢?這樣的話,我對工資的要求也可以相應下降一些。”   HR:“……”
              我:“是這樣的,您只用每天給我布置需要完成的工作和deadline就行,我保證能完成好,比如說我在清邁、巴厘島租一間房間,一個月才一千塊錢,而北京的房租可能是這些地方的三倍,這樣我的生活成本也能下降很多,時差也不大。”
              現在回想起來,HR臉上雖然一直保持著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內心應該已經希望我有多遠滾多遠了吧(其實我要找的就是一份“有多遠滾多遠”的工作啊)。
              沒想到的是,一年以后,我會在沒人的海邊寫文案,在山頂的咖啡館做行程,那些在HR看來不可能實現的要求,正是我現在的生活。一場不為“打卡”的旅行
              我人生的前22年,和絕大部分22歲的年輕人一樣,有著相同的成長軌跡。直到22歲大學畢業,臨畢業前三個月,我頭腦發熱,放棄了保研機會,手里攥著僅有的2萬塊錢,獨自踏上漫漫征程,開啟了我的游學間隔年。
              一年下來,我越來越喜歡上那種一邊學習一邊旅行的生活,想學什么就去發源地學好了,學瑜伽去印度呀,學泰拳就應該去泰??嘛,學沖浪去巴厘島啊,價格便宜還地道。
              在被HR婉拒之后,我開始自己琢磨著做一些事,好繼續之前的游學生活。最后倒騰出一條“做定制旅游”的路子,就是把每一條旅行路線和興趣技能結合起來,讓更多的人不只是走馬觀花地拍照打卡,而是通過跟當地人接觸,了解當地的文化。
              四月,我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丸子游學ING”上制定了第一條游學線路: “帶著尤克里里去旅行之泰國清邁”,從海報設計到線路安排、宣傳、文案、預定當地接機、酒店、包車、飯店全部都自己一手包辦,一個原本出門從來不做攻略的小迷糊,突然之間要帶著大家出去玩,一面壓力山大到連續一周失眠,絞盡腦汁想要給大家最佳的旅行體驗;一面卻樂在其中,跟每一個一塊兒旅行的客人最后都成了朋友。
              接下來的幾個月,又陸續去了捷克、奧地利、匈牙利、歐洲、尼泊爾……年底還去到了日思夜想的美洲大陸,也實現了在圣誕節拿著吉他去街頭賣唱的愿望。街頭人來人往,老外看著一個亞洲面孔的小姑娘毫不羞澀地拿起自己的尤克里里又笑又鬧,用蹩腳的西班牙語唱起歌來,那一瞬間,我似乎活成為了自己最喜歡的模樣,瀟灑大方,自由自在。
              撥開迷霧見光明
              去年我被問了上百次的問題是:“你是干嘛的?是富二代嗎?怎么天天在外邊玩?不用工作嗎?”
              一開始我也覺得自己像個“無業游民”,解釋不清。后來在路上遇到了很多同類,跟他們相談甚歡,這才找到組織,解鎖了一個新身份――數字游民,比如那個在塞爾維亞遇到的神似“小包總”的何叔,白天開車自駕或者暴走,晚上回去修圖寫文章剪片子;再比如那個行走南美的老湯男神,每天背著20公斤的背包,搭帳篷搭便車睡野地,靠稿費一直在路上……
              如今,隨著無線網絡的廣泛發展,加上人工智能取代了大部分重復性工作,很多人已經切斷網線、離開家(或沉悶的辦公室),到他們喜歡的地方去完成工作了,而我們的任務就是讓生活變得更加“有創意”和“好玩”。
              人生苦短,要嘗試和要見識的東西真的太多了。就算明天仍然是個泥潭,前方一片迷霧,但只要勇敢撥開,就有見到光明的可能。
              Q&A
              Q=《OC18》
              A=丸子
              Q:你這么狂,你爸媽知道嗎?
              A:哈哈,其實仔細想想,從我懂事以來,就沒有停止過與父母爭取自由的斗爭,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一直被打壓,但,一不放棄一是第一原則。
              Q:怎么才能做到低成本旅行呢?
              A:出門在外,除了學會賺錢以外,學會省錢也很重要,練就一身買機票訂房的本領(我訂過2 600元上海往返哈瓦那的機票,60塊錢住別墅),還可以申請旅行體驗師,實在不行去打工換宿,就像我剛畢業第一年一樣,吃住行都解決了,自然旅行成本就要低很多。
              Q:接下來又有什么計列?
              A:學習西班牙語,環游南美洲,嘗試寫歌!
              Jarod 向傳統的朝九晚五宣戰
              我是被慣壞的寶寶
              小時候,我是那種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而且我還有個“別人家的舅舅”,舅舅在美國工作,那時我就盼望著將來追隨舅舅去美國發展,可大學誤報了計算機專業,讓我從優等生直接降成了C Student,感覺自己快要完了,還好及時止損,轉了“資源勘查工程專業”(教務處老師說這個專業是理工科中數學課比較少的)。
              雖然計算機專業讓我一度開始懷疑人生,但是英語為我打開了很多扇門,第一扇重要的門是自己被教授選中去內蒙古興安盟額濟納陪一群以色列地質學家鉆油砂。緊接著在畢業之際,我過關斬將,突出重圍,拿到了國際油田服務巨頭斯倫貝謝( NYSE:SLB)的offer,當時感覺自己中了頭彩。
              最終,我被安排在了非洲乍得。由于自然條件惡劣,加上國家政局不穩定,乍得是斯倫貝謝在全世界為數不多的幾個實行四周輪休制度的國家基地(就是工作四周,然后放假四周,放假時候工資照拿,公司出錢買機票送你回家或者去你想去的地方)。這個制度對于我來說太完美了,坦桑尼亞、埃及、埃塞俄比亞、法國、荷蘭、比利時、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美國,不到兩年時間,我從一個從未出過國的土鱉搖身一變,成了環球旅行達人。同時,這樣的工作制度也徹底把我慣壞了,我知道,我可能再也沒法接受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了。一周工作四小時
              很早之前,我無意間在網上看到過一本叫《The 4Hour Work Week》的書。“一周工作四小時”這種提法讓我深受啟發,當時還搜羅了不少關于Lifestyle Design、長期旅游、網絡創業相關的博客,用Google Reader做了一個列表,每天給自己洗腦,堅信自己有一天也能像這些人一樣在網上靠經營自己的原創內容無拘無束地周游世界。
              后來,我去泰國北部和老撾走了一個多月,在清邁和曼谷遇到很多國外的年輕人,他們有做網站的、寫程序的、寫博客的,因為工作完全是在網上,所以他們可以在任何地方辦公,這樣的人如今被稱為Digital Nomad,國內翻譯為“數字游民”。   還有一些人比較特殊。有一個土耳其大叔,他的工作來源是給酒店預訂網站做土耳其語翻譯,每天工作4小時,每月穩定入賬1000歐元,這1000歐元足以支持他在東南亞逍遙自在地生活;有一個加拿大小伙,他做了一個網站專賣水煙壺,水煙壺生產外包給國內深圳某家生產商,然后發貨和客服全部交給加拿大一家本土物流公司,他自己只需要做搜索引擎優化,確保人們在加拿大搜索“水煙壺”時能在搜索引擎靠前的位置找到他的網站,這樣一來,他雖然要分一點利潤給物流公司,卻極大限度地解放了自己,因為他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做搜索引擎優化。
              從游民到數字游民
              回頭仔細想想,這些所謂的“數字游民”不都是我之前讀的那本《The 4-Hour Work Week》里的實踐者嗎?在網上隨便一搜,發現這樣的人隨處可見,他們是一股不向傳統生活觀屈服的新生力量,并且正在全世界各地發展壯大,甚至出現了nomadlist.com這樣的網站,對全世界不同城市的各項指標(房租、天氣、空氣質量等)進行綜合評比打分,方便數字游民們選擇自己未來生活、工作、創業的基地。
              于是,我在辭職后毅然加入了數字游民的行列。從2015年年底,我第一次在“數字游民部落”的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一篇《數字游民掃盲貼》到現在,兩年多過去了,這個公眾號不僅記錄了我從游民到數字游民的蛻變過程,還連接了全世界1 000名數字游民,極力推廣和傳播這種生活方式、方法和理念。
              現在,很多生活在一線城市的人們為了自己的工作不得不忍受霧霾、通勤、高房價、帶薪假少、加班多等諸多問題,而數字游民的生活方式和理念,正是要向這種傳統的朝九晚五宣戰。并且,隨著互聯網技術、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的普及,越來越多的傳統工作將被取代,完全基于互聯網的location indepedent工作類型將會成為主流。你可以不受地域的限制,永遠去做新的嘗試,成為一個自由的人。這真是一個極好的時代。
              Q&A
              Q=《OC18》
              A=Jarcd
              Q:怎樣才算是貨真價實的數字游民?
              A:完全依靠互聯網創造收入。2.通過完全依靠互聯網創造的收入實現地域不受限的生活。
              Q:有什么提升自我的好方法嗎?
              A:要么讀萬卷書,要么行萬里路,最好是二者兼有。
              Q:接下來又有什么計劃呢?
              A:接下來計劃寫一本以數字游民生活方式設計為主題的書,另外,去格魯吉亞、保加利亞和葡萄牙這幾個數字游民新興熱點國家生活一陣子。
              荷包蛋 這是我們游牧的第130天
              無論在哪里生存,成本或高或低;無論以哪種方式,小資或?潘浚?文藝或油膩,我們也都在讓自己變得更加有生存的能力,為的是能用放松的姿態來享受這個過程。
              舍棄是一筆算不清的賬
              現在是我們出來“游牧”的第130天,車停在了黔東南的一個小鎮上,吃過晚飯后,我認真地翻了翻過去兩年支付寶的賬單,每個月1w+支出(不包括轉賬),最近3個月降到了3000+。
              130天以前,我和Harry(我男朋友啦)還是兩個“勤勞”的互聯網產品設計師,眼看著,我們即將要步入升職加薪、拿到公司股票、買房買車的隊列了,可我倆一拍即合地選擇了放棄,決定開著巴士,以車為家,探索一種新時代的游牧生活方式。
              把到手的東西平白無故地丟掉,這筆賬,反復地算,怎么都是虧的。每一次算到一半,我都告訴自己,如果算得太清楚,我就不可能走得掉的。如果我選擇留下來,買房,還貸,那么我可以預見我未來10年、20年的生活目標就是那套房子,我會因為它而放棄許多“可能性”。我還可以預見,為了還貸,我必須保住這份有穩定收入的工作,那么我就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無所畏懼地按自己的行事風格做事,我要學會圓滑地生存下去,成為懂得“運籌帷幄”的人。
              每當想到這兒,我就背脊發涼。人有時候就是因為太聰明,才會把自己困住吧。
              這回真的玩大了
              房車這個坑,我們似乎入得有點隨意了。
              去年五月份,我??在太湖邊上邂逅了一場房車展,在草坪聽live的時候,不經意地搜了幾張網友改裝后像家一樣有溫暖小角落的房車照片,那種窩在小角落的沙發上,捧著杯咖啡看窗外風花雪月的畫面迅速在腦海中生成,心底有個開關“嘣”地打開――這輩子一定要干這么件激動人心的事!
              于是,七月份我們就去訂了一臺中巴車,仗著自己是前宜家設計師的老底和對手工藝的盲目熱愛,我們大刀闊斧地開始動手改裝成房車。
              在國內,自己改裝還要合法上路的案例很少,我們沒法借鑒,也沒加什么房車圈的群,沒人指點,全靠自己按著交通規則的要求研究折騰,打造出一輛能合法上路的車。
              中巴的規模是5.99m*2.05m,算上駕駛艙內部空間不足12平米。可Harry對旅居生活的品質要求極為苛刻,他的理論是:“如果不能跟家里一樣舒服,不如住酒店。”所以,在這12平米里,臥室、會客廳、陽臺、廚房、衛生間、儲物間、書房,這些家里有的活動空間一個都不能少!聽起來很魔幻,但是空間的奧妙就在于可以在不同時間和狀態下疊加共用!嗯……就是挺魔幻的。
              車頭既是駕駛艙,又是陽臺,還是影音室;車中部是會客廳、茶室、書房、臥室和儲物間;車尾部是衛生間和廚房。為了安全,我們對電池進行了兩次移位,從最早全部壓在左邊,到移至前輪和其它重物(水箱、洗衣機等)呈均勻分布,最終調整到沒有明顯的車身傾斜和行駛跑偏。為了樂趣,我還純手工做了很多小東西,既是防摔神器,還能做裝飾點綴。
              十月辭職,十一月把租的房子退了,買的房子出租了,臨出發前,收到銀行卡余額的短信提醒,才突然有種“這回真的玩大了”的感覺,可我們還是無所畏懼地上了路。游牧不等于游手好閑
              最近學到一個新詞叫“數字游民”,意思就是在互聯網遍布全球的今天,只要有網絡就不至于與世隔絕被餓死。我們也正在努力朝這個方向發展。工作積累下來的設計經驗讓我們有了基本保障,即便是在游牧,也能找到通過網絡就可以完成的設計方面的工作,從而獲得收入。
              總之,游牧不等于游手好閑,不上朝九晚五的班不代表坐吃等死。無論在哪里生存,成本或高或低;無論以那種方式,文藝或油膩,我們都在讓自己變得更加有生存的能力,為的是能用放松的姿態來享受這個過程。
              我們也會將自己最好的狀態盡己所能地維持下去,最終將“游牧生活”這條小路走成坦途。
              Q&A
              Q=《OC18》
              Q:都游了哪些地方,有計劃的路線嗎?
              A:從浙江出發,經過江西廣東廣西(在北海住了一陣)―貴州(黔東南到黔西南)―云南(平時在大理,隔一段時間就開出去溜達一圈,云南大部分地方我們都跑過)。路線規劃很隨意,是我們倆出門的默認“規矩”,過兩天打算再去趟瑞麗、版納,之后可能就出境去老撾了。
              Q:在12平米的空間里生活,最難解決的是什么問題?
              A:兩個人Zx24小時在一個小空間里,比以前更容易產生矛盾。獨立的空間少了,需要學會更多地包容對方。不過我們一直把處好兩人的關系放在第一位,然后再去做我們一起想做的事情。
              Q:在路上生活的這段時間,有沒有對未來感到迷茫和焦慮?
              A:決定在路上生活一段時間,很重要的原因也是為了擺脫工作這些年的浮躁狀態,以及對未來“碌碌無為”的生活的恐慌,嘗試一下回歸更接近內心的生活,尋找更平靜的狀態。對于未來是否會焦慮,取決于自己有沒有做好準備,焦慮是靠自己努力一步步去打消的。人最終的幸福應該是有能力去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永遠都給自己選擇的權力。


            常見問題解答

            云南11选5走势图